西安夜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别那么辛苦了,开开心心最重要。”他说。

2018-3-28 17:11| 发布者: 老头| 查看: 134| 评论: 0|来自: 西安夜网www.tqg1314.com

摘要: 前言:佟丽娅最近一次站在大众目光的聚焦处,是因为春晚。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人们在称赞她的美貌之后总喜欢发表一些其它的看法,比如对“美而不自知”的惋惜,所谓怒其不争的无端同情,还有窥私心理作祟的冷言冷语 ...

 

前言:佟丽娅最近一次站在大众目光的聚焦处,是因为春晚。这次还是和以前一样,人们在称赞她的美貌之后总喜欢发表一些其它的看法,比如对“美而不自知”的惋惜,所谓怒其不争的无端同情,还有窥私心理作祟的冷言冷语。做演员十二年,佟丽娅一直被自己饰演的温婉的角色代言。人们解读她,定义她,给她贴上不自信、懦弱的标签。光怪陆离的新闻太多了,真实的佟丽娅性格是怎么样的,他们无暇去管。“有谁会了解你这么多面呢?”佟丽娅更像是在问自己。在这个追求曝光和流量的时代,在风波流言肆意穿行的时候,她情愿窝在剧组拍戏,让自己忙的连采访都没时间做。被认可的美丽,被误解的性格,在她身上,像两条轨道同时运行,中间产生的落差,是无数可以无数延伸的话题。这一次,新青年不解释,只还原,记录跟拍佟丽娅最真实的一面。【你的长相太骗人】

不可否认,佟丽娅是美的。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发送“佟丽娅”,查看明星独家新闻,还有可能获得明星独家照片套装~快关注起来吧!

她的美是动态的,在特写镜头里,在寄托各种情绪的灵动角色里。一不留心,她的美还是具有攻击性的,比如《母仪天下》的赵飞燕,几个含笑转身夺了多少人的魂。

三月的上海不算暖和,佟丽娅穿着礼服从化妆间走出来,她的脖颈和手臂都裸露在外,影棚里为了拍摄准备的大灯一下变成了取暖工具。礼服很有质感,但是她太瘦了,只好在背后别了两个夹子。方才匆忙套在脚上的高跟鞋,鞋跟是歪的,她没注意到。看见景已经搭好了,她加快步伐走到了拍摄的人群中,有点儿踉跄。

旁边的人劝她先换个鞋,她想都没想就拒绝了,先拍完这段再说。中间她突然对着摄像大哥喊了一句,“嘿,哥们儿,大力胶借我用一下呗”。原来是夹子松了,她想用大力胶把礼服粘的紧一些。

和外界揣测的温婉不同,她有着西北姑娘骨子里的那股劲儿。当天的拍摄凌晨一点才结束,收工之后,她热情的招呼工作人员自拍,连合照的方式都酷劲儿十足,一把抢过手机,站在粉丝前面,咔嚓一下,完事儿。

熟悉佟丽娅性格的人从没觉得她不自信,她心直口快,雷厉风行。倒是天天跟在身边的工作人员有时会忍不住叮嘱她,要记住,你是一个女艺人,不要自己去拎行李箱,也不要帮我们拎行李箱,去机场的时候至少带个助理,要注意形象,什么事儿不要总是自己来…说的再多,也挡不住她骨子里儿子娃娃的率真劲儿。

剧组中午放饭,正低头吃饭的佟丽娅突然起身,提醒左前方一桌食客:“哥们儿,别拍了吧,都在吃饭,等吃完咱们一起合影行吗?”一顿饭期间,她两次站起来劝阻路人的偷拍,想让同剧组的演员能安心进餐。

的确,和她对自己的形容一样,她是“大大咧咧,什么事儿都要管”,还喜欢路见不平一声吼。

因为她之前演过的那些温婉角色而找她拍戏的导演,熟悉之后对她说“你长得特别文静,其实你就是一个假小子,你的长相太骗人。”她常常从朋友的口中听到类似的话,佟丽娅不太爱解释,拍戏常年泡在剧组,也少有解释的机会。

“说我平时好像看起来很懦弱,很不自信什么的。这确实是之前的角色带来的,以前也不太愿意在大家面前说太多的话。”一个12岁就离家远行、学习舞蹈的女孩儿,早早的懂得了沉默和坚强的力量。她俏皮的调侃自己是仙女本仙,也知道美丽是上天的馈赠,不是好运的筹码。

美人太多了,佟丽娅不只有美,也很真。

 

 

【不当演员就做销售】

年少的时候看《还珠格格》,佟丽娅喜欢的是小燕子,小燕子的豪爽和锡伯族姑娘的仗义劲儿相差无二。如果说小燕子代表的是热切的滚滚红尘,那佟丽娅就是生活自带的热气腾腾。

她爱说话,化妆的时候跟旁边的人说自己昨天晚上落枕了脖子不舒服。吹头发的时候自顾自说后悔没有早点儿剪短发,接着又吐槽最近忙的醒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在拍摄现场讨论剧本的时候主意也很正,叽叽喳喳和导演一起梳理剧情,给自己设计动作,跟工作人员臭贫,还撺掇着张亮去画个大浓眼妆。

在剧组,佟丽娅是出了名的爱张罗,拍戏自带小食堂,准备各种食物。拍《超时空同居》,雷佳音每天都要找佟丽娅蹭饭。拍《鼠胆英雄》,每次收完工,岳云鹏会点菜,“佟丽娅,我们今天要吃拉条子”。甚至还有过同剧组的演员收工后直接跑到佟丽娅的家里开party。最后惹得导演抱怨她,“丫丫跟你拍戏太烦了,因为你把我们都塞胖了。”

佟丽娅说如果自己不当演员,可能最适合去做的工作就是销售。“我太热心了”,她淘到某一样好玩的东西的时候都会直接推给身边的朋友,告诉她们有多么多么好。从洗护用品到美食家电,一条龙服务,童叟无欺,引得朋友大喊“佟丽娅你太能忽悠了”。

遇到不吃安利的朋友,她又觉得人需要,就会要来地址买给人家。之前她分享了一家很好吃的烧鸡到朋友圈,有朋友问是在哪家买的,她二话不说给人买了十只寄过去。有朋友要生宝宝了,她一箱一箱的送衣服,谢娜还曾在微博上感谢佟丽娅寄给自己的羽绒服。

每年过节,朋友们也都能收到她寄过去的瓜子,成箱成箱的寄,还有配套广告词“我们家的瓜子不上火,吃了还想吃。”

 

 

前一阵在片场,她还给周围人推荐韩剧《迷雾》,尽管自己忙得都没时间看。还有一次她用了款养发产品效果很好,逮着人就给人推荐。还在朋友圈宣传,说产品好用到每次摘古装戏一摘头套头发就自己滑下来,跟广告上一样柔顺。“当时写了很多,她们就问怎么这么好用。”佟丽娅语气轻快。

从机场到录音棚的半个小时里,她跟我们分享剧组日常,讲自己拍戏的时候被冻成了甜瓜皮,讲自己现在特别想去海边晒太阳。“我突然想起来师傅知道我们要去哪吗?”她转头问司机师傅。

得,还真是爱张罗的性格呀。

 

 

【骑着马的女孩儿】

张亮最近和佟丽娅一起在上海拍《不婚女王》,两个人在戏里组成欢喜冤家。对于这位新搭档,张亮的形容是“性格很痛快,像汉子一样”。每拍完一场,佟丽娅都会和周围的工作人员开玩笑,调节气氛,一会儿给工作人员相亲,一会儿调侃造型师,叽叽喳喳像个雀跃的孩子,张亮都觉得自己之前是被她温婉的银幕形象给骗了。

好友雷佳音直接说她是骑着马的女孩儿,特别仗义。在他眼中,佟丽娅有少数民族的特质,身上有股韧劲儿。两个人在六年前因为拍《断奶》成为好朋友,佟丽娅拍戏的时候都会带着家人一起,相互照顾。他爱到佟丽娅家里蹭饭吃,到后来直接认了佟丽娅妈妈为干妈。现在他在外拍《艳势番》,酒店房间冰箱里还有干妈寄过来的水饺。

塞北是佟丽娅的老粉了,他从学生时代就喜欢这个“不一样风格的大美女”,有几年年末追行程追的紧,一周他能和佟丽娅见上好几次。除了饭拍之外塞北也会帮粉丝会组织一些活动,结束的时候总是会毫不客气的被丫丫拉过去合影留念。

 

 

(此图片来自@Hello佟丽娅)

在粉丝心中,佟丽娅是带着丫蜜一起吃火锅聚餐的丫丫,是不会轻易脆弱的儿子娃娃。之前她拍纪录片摔伤,塞北发微博私信询问伤情,反被佟丽娅安慰。毕业之后,塞北选择留在了北京。

“是因为能继续追行程吗?”

“毕竟北京活动多,算是一个原因吧。”

和现在的塞北一样,佟丽娅也曾是北漂一族。北漂的生活苦吗?也没那么惨吧。这个在马鹿背上长大的锡伯女孩儿早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孤身一人来到北京。那时佟丽娅在东方歌舞团上班,工资很低又赶上非典,演出机会很少。不过就算是经济最困难的时期,她都笃定自己会撑过去。

舞蹈演员多能吃苦呀,再不济也能去接年会演出,去餐厅跳舞,她有一技之长,不怕。

有一天剧组中午吃饭,张亮聊到了早年自己从一个厨师转行做模特儿的经历,佟丽娅在一旁感慨好辛苦。

“我想(当)把我的故事讲给你们的时候,你们也会说好苦,你竟然坐个小卡车就从新疆跑到了北京。”她的表情舒展了一下,接着说,“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最大的财富,因为我所经历的都是大家想象不到的,我看到的那个壮美河山是你们只有在手机上才能看得到的。”

 

 

【我没有觉得惨】

看过壮美河山,再踏进人山人海。

骑着马鹿的女孩儿像蒲苇一样,随风舞蹈。小卡车载着她一路跳到了北京,她在天安门前巡游的花车上跳,在文化部春节联欢晚会上跳,在中央戏剧学院的考场上跳。

中戏考试的时候,佟丽娅听了身边演员朋友的建议,念了首席慕容的《一棵会开花的树》,跳了段舞。“我相信我在跳舞的时候是有光彩的,是可以让老师看到的。可能诗朗诵不够好,(但)看到舞蹈的时候会觉得这个女孩还不错吧。”

在佟丽娅早年经历的报道中,大学时的她差点儿因为长相被打回原籍这一件事总是被不断的提起。去年的《星空演讲》上,佟丽娅称呼那时的自己为“一个有标识度的过客”,她只能“一个戏一个戏的争取,一个组一个组的去试。”

那时她对表演一无所知,还记得自己刚刚考上中戏时的茫然无措,“我想到要当演员特别的痛苦,因为那个时候确实不太会演,而且我自己非常喜欢舞蹈。”刚进中戏的那一年她特别不能适应,甚至会问自己为什么放弃了学了多年的舞蹈,放弃了已经找好的还不错的工作,放弃了状态正好的自己,从一个行业转入另一个行业。

 

 

她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强大的明星光环,也不是什么偶像。她说自己是一个运气很好的人,包括成为演员,她能体验不同的人生,感受角色赋予的不同情绪。

“我以前不会开车,去驾校学本都没学会,拍戏的时候不得不再次去学车。我一直很抗拒游泳,小时候被水淹过,要去演一个水下工作者,就逼的我不得不真的去练潜水。我很怕坐海盗船,但是有时候拍戏(导演)会说你们去公园玩儿的很开心,要坐海盗船,只要那个摄影机一打开我就忘记了恐惧。拍戏总是会逼我做这样的事情,包括我不会做饭,但是老演做饭,我现在偶尔也能炒两个菜,我妈也问你从哪学的,拍戏学的呗。”

十二年,她从《新不了情》里的李再爱、《美人天下》里的赵飞燕,演到了《平凡的世界》中的田润叶、《琅琊榜2》里的蒙浅雪。导演一喊“Action”,她就要变成另一个自己。“我生活中不是特别爱哭,我一想没有什么难过的能让自己哭出来的事情。”在拍《琅琊榜2》的时候,刘昊然向她求助“丫丫姐我不会哭怎么办?”她就教他把自己的情绪寄托在角色身上,喜怒哀乐,只有完全进入角色,才能真实。

看起来好像她离舞蹈越来越远,但是早年在舞台上磨练出来的韧劲儿在她的角色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有导演跟佟丽娅说做演员就是精灵,要上得天入得地。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不是精灵,却真真切切的过上了空中飞人的生活。行程满的时候,每天早上醒来她不知道自己在哪个城市。

三月上旬的一个晚上,她看剧本入了迷,凌晨两点还没睡。第二天上午赶场拍戏,傍晚从上海飞到北京为电影配音,配音工作在隔天凌晨4点才结束,飞机上的两个半小时是她仅有的休息时间。

“很多人都问我你这一路是不是特别苦呀。”“我没有觉得惨,努力就好了。”佟丽娅说自己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有很多人希望她能说一些鸡汤,讲一些励志的话,但她不喜欢鸡汤,她一点都不鸡汤。

 

 

佟丽娅人生中的决定大多都是自己做的,“比如说我要离开新疆,我要选择演员这个职业,我拍的戏,我走的每一条路。”在热热闹闹俗世生活中,她早就有自己的评判标准。什么是成就感呢?小时候能够自己在小屋里独立睡觉,十二岁的时候能够去另一个城市求学……而现在的成就感来自于哪里呢?

是内心的安稳与平静吧。如何让你遇见我,在我最美的时刻。她也曾害怕衰老,现在却更愿意直面年龄。“我反倒觉得现在是我人生中最好的年纪,因为我可能有了一定的阅历,有了一定的成绩,反而现在的我觉得非常的自信,也非常的从容。”

“有谁会了解你的这么多面呢?”佟丽娅说;“我从来没有脆弱过”佟丽娅说;“我没有觉得那么惨”佟丽娅说。美人太多了,有谁会了解你这么多面呢?对待公众人物的时候,人们永远不吝关注,永远严阵以待,挥舞着手中的标签。他们总是害怕美人迟暮,害怕美好逝去,感慨美而不自知,但却不愿意走进一步,去了解角色背后的率真。

“作为好友,有什么想对丫丫说的?”我们问雷佳音。

“别那么辛苦了,开开心心最重要。”他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西安夜网

GMT+8, 2018-8-16 06:21 , Processed in 0.0468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